江苏省生态文明网
首页 > 生态文化 > 生态文艺 > 散文小说
发布时间:2021-03-04     字体大小:    小     中     大

作者:王晓

 

烟翠是啥?母亲指着田间地头、沟坎塘边,那些新冒的野菜说,它们都是。故乡的农人,包括母亲,是顶了不起的语言大师,一个烟翠,拢尽人间春色。

 

今年立春在春节前,明显感觉比往年暖和,也比上个春节有生机,人们正常走动,探亲访友,吃团圆饭,喝春叙酒。春雨时不时来一场,坚硬的土地慢慢松软。大地春回,万物萌蘖,雨水洗春容,平地已见龙。时间进入春天的地界,春令如旌旗在风中啪啪作响。大地把春风披在肩上,瘦水张开双臂,等待一场绵延整个春天的拥抱。

 

天工开物,物竞天择,那些至今仍被我们享用的自然美味,比如野菜,究其因果,它们才是大地母亲亲生的,正宗的。春节年假,在我,用来休闲。回乡下过年,是这些年不变的传统。感觉乡下才有年味,才有适意,才有深度睡眠。

 

挎个竹篮,去田间挖野生荠菜,是受了邻人的启发。这个集中居住安置小区配套不错,需要的人家都有一分地长菜。邻居从她家分得的菜地里,挑了一抱种植的荠菜,颗颗鲜绿肥嫩,说中午用来炒咸肉,一下子勾起了我的馋虫。

 

没人料理,菜地没要,我去田野寻,广阔天地,野生荠菜有的是。荠菜长得好看,带花边的叶子四散,贴在地面上,像花。连根挖起,根也是宝贝。洗净切碎和香干清炒,鲜美清香,好吃又健康。当晚我就吃上了。

 

十分贪恋假期中的村居生活,随便逛逛都有心动。活泼泼的人间烟火最抚凡人心,也最慰年中人。后排几户人家,主妇们正比赛似的晾晒野芥菜。篾筐盛了刚洗好的野芥菜,搁在茂密的绿化带上滴水。院子里栓绳,一棵棵野芥菜挂在上面晾晒。院子里摊开的席子上,摊满切碎的,一派墨绿,已有三四分干了。不过闲年,抢食春意,这两家的年有特色。

 

野芥菜很警醒。领得春令,打了头阵,敲锣打鼓铺排开。和忙碌的主妇攀谈,东家胖大嫂说,这些野芥菜做包子馅,在上海定居的儿女们最喜欢吃。西家的小媳妇说,晒成干巴菜,烧肉,开春带到工地,吃一顿三天都不心慌。在乡下,野芥菜随处可见,连人家门口走道边都能冒出一两棵,蓬松得老大,一棵长成一捆。乡下的野芥菜铲不完,我也腌过,切碎,码盐,密封在玻璃瓶里,三天可食,好吃得很,只是耗油。看见她们忙碌,我想起那般好滋味。

 

极像芫荽的野菜,名字好记,就叫野芫荽。所谓野,都是区别于家,沾自然气,放任生灭。野芫荽喜水,聚阴地较多,本地人芫荽常常串读成烟翠,芫荽、烟翠都是喜欢的字眼。这野菜极嫩,细胳膊细腿,碰哪都要小心,不能掐,不能拽,得用小铲刀挑,需极有耐心的妹子做这事。采来不可炒煮,暴殄天物,凉拌最佳,大鱼大肉之后的清流。

 

想想去年的春节,因为疫情,买菜困难。三天不吃青,眼里冒火星。微信上跟素不相识的买菜团团长联系,买几斤她哥大棚里因市场不开无法销售的蒌蒿,实在太渴望春天,太渴望尝春了。团长将菜放在小区大门口,退后一米,等我去提,我拿到再退后一米,向她致谢,她也谢我。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,大地之上,无物不关。还是这样满眼碧绿、任人撒欢的春天过瘾。

 

家家院落都显春色。金针菜从焦黄欲燃的枯叶里冒了新芽。绣球的根部鼓起了米粒。春水也出场,纵使高不过水纹,总归来了。鸡犬之声虽稀,也闻。枝头杏花,在等待明朝春光。春色渐浓,我们呢,趁春风寻烟翠去。

 

[ 关闭CLOSE ] [ 打印PRINT ]
江苏省生态文明网

网站地图 | 联系我们 |  设为首页  | 加为收藏


通信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凤凰西街241号 ICP备案号:苏ICP备15047695号

您是第
位访问者